什幺时候了,你还在OTT?

2020-06-16 536人围观

什幺时候了,你还在OTT?

OTT最早是从电信、网路服务供应商的角度来思考的旧名词,过去上网环境的发展中,电信服务提供商及 ISP 扮演了多重的角色:

当网路基础建设日趋完备时,有越来越多的业者提供内容服务,最着名的是过去十几年许多网友每日上网的第一站:入口网站。近年来,最着称的「OTT」服务,莫过于 mobile app 应用商店,以及网路电视服务了。

恆网世界 早已来临,从 传统音乐数位化 、媒体数位化、电信自由化…等,无不受到冲击。从 传统音乐数位化 的抗拒的结果来看,最终吃亏的总是抗拒的一端。

去年有几个机会跟传统媒体的高层对谈,顺便跟他们介绍了「新媒体」,传统媒体业者面临了两难:

上週日,我在 中山大学 EMBA 讲课 时,也遇到几位经营有线电视业务的学员提出同样的忧心。

索性几个主要的传统媒体,在不甚懂的情况下,仍愿意相信「现在不做,以后会后悔」的警语,开始拥抱新媒体,逐渐抛弃旧的思维。

Internet 就是恆网世界的主干

当几乎人手一支手机的行动通讯世界,也开始感受到这样的变化,当行动上网已成为每个人几乎生活不可或缺的基本配备时,Internet 已俨然成为恆网世界的共同主干了!

我们听的音乐透过 Internet 传输、聆听,我们的文件透过云端服务存取,我们每天看的新闻是透过新闻网站,加上目前很多人在家中的电视机的时间缩短,转而从影音网站,或是各种提供网路电视的服务中收看节目…消费者的行为有了很大的改变,传统服务提供者应该要警觉且体现到旧的媒介、服务提供方式,乃至旧的商业模式,处处都与消费者端格格不入。

消费者或许还没真的变心,只是喜欢你新的模样,你却仍坚持以旧的姿态来面对消费者,那幺,很快地消费者便会离你远去。

OTT 过时了

前阵子有一位传播学者提到一个关于媒体 OTT 的例子,农曆过年期间,他的好友都透过手机、平板收看了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节目,讽刺的是,在台湾,碍于各种政治与利益因素,央视还无法「落地」,但所有消费者早已提前好几年改变了收视习惯了。

在台湾,最有名的例子莫过于壹电视,两三年前,苹果日报老闆黎智英想申请有线电视执照,却处处受到利益团体的打压,以及政府配合利益团体阻挠,用法规及发照审查来箝制,逼得黎智英只能选择 OTT,在台湾另一环因为被 ISP 业者把持,而显得离谱昂贵的频宽成本下,在 Internet 开台了。

效果当然不好,因为网友的收视习惯,当然与传统电视不同。壹电视製播了传统节目,到处挖角找来各路厉害人马,最终虽然取得四张执照,却没有办法在全台湾约 500 万户的有线电视系统上架,只好转让给年代电视台。没多久,壹电视就可以全台湾定频在 49 频道了。

既得利益圈里,永远有人阻挠,即使你佔了上风,在利益分配尚无法达成共识下,里头有太多政治及利益的问题存在,锻羽而归似乎是想当然尔的结果。

再回头来看看 传统音乐数位化 的例子,我们还能等多久?业者当然可以继续抗拒,但我们已经正式迈入 行动互联网 2.0  的时代,接下来在行动端的发展只会更快,不会变慢,音乐出版者花了十三年时间,体会并嚐到了抗拒现实世界的变化后的苦果,接下来轮到媒体、电信,很快的几年内,大家就可以看到变化了。

政府的态度=国家进步的程度

前阵子,因为公司的产品,被 NCC 请去「喝咖啡」,一进会议室,里头好几位年轻文官,静候「长官」到来。没一会儿,「长官」进来了,一位五十来岁的「处长」进来,扳着一副吉普赛脸,像是进来审案子似的。

业者不过是配合「请求」前来说明,某种程度上算是「帮你做功课」,为何要看 NCC 脸色?更何况与 NCC 管辖的产业无关,根本连主管机关都不是,平幺颐指气使?

这位处长带着一本厚厚的电信法规实务,翻呀翻的,其实我想他只是想给业者一个下马威,因为从头到尾没有翻到对的条文给业者看。

「你们做的这个 APP,里头有打电话功能,就是受电信法所管,这就是电信业务!」

好武断,却又暴露出自己对网路世界的认知缺乏的缺陷,我心里头想,「那 YouTube 里头都在拨中央电视台节目,媒体是 NCC 所管,怎幺不也去管?」

我们的老文官系统,在遇到新的应用与科技时,只能拿着十年前旧有的法规,那部经过各方利益团体折冲产生的法规,来尝试把新的应用套用到旧的法规里,目的是为了「管理」。这样看来,没有一项创新的应用会是合法的。

殊不知,立法的最原始意旨是保护公众利益。任何可能与现行法律冲突或歧异的新应用,主管机关都应该重立法原始意指来看待,如果新的应用足以臧害公众利益,那幺才需要严格来检视,并讨论是否透过新的法律的制订来加以管理,否则,旧法如何规範新的科技与应用呢?法律既然没有规範,那是法律的错,不能怪罪创新的应用与科技!

这位处长离开后,下面的几位文官急着说明。

「其实,你们这就是 OTT,很创新的应用,不过我们也还在摸索 OTT。」

这幺一听,原来主事者主宰了政府对创新应用的见解。文官代表了一个政府基本的态度,如果主事者是这样的态度,要如何鼓励创新呢?充其量也只是一句口号罢了。

当所有的服务都透过 Internet 来提供、接触时,实际上所有服务都早就 OTT 了,谁还跟你 OTT 呢?官员们若真有能耐,就请来管 Internet!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