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英文不好,却用「这种语言」,结交了 200 个不同国家的朋

2020-06-17 353人围观

他英文不好,却用「这种语言」,结交了 200 个不同国家的朋

文:杨宗翰

从接待沙发客探索世界

「两年前,我在巴塞隆纳接待了一个日本人,他当时跟我说他已经去过了 50 个国家了,我这 16 年来都在惠普工作,要像他那样去那幺多国家对我来说有难度,但是,我可以在家接待不同国家的人啊,所以,我决定用接待 50 个国家的旅人来替代去 50 个国家旅行的目标。」Salva 告诉我他接待沙发客的缘由。

Salva 是位住在巴塞隆纳附近的西班牙人,已经接待了 40 多个国家的沙发客了,即将要达成两年前所设下的目标。即便他当时人在台湾,他还是将钥匙先给邻居,请邻居帮忙让一位上海沙发客到家里去住。

「你怎幺会想要来台湾?」我问。

「我已经接待过 200 多个沙发客了,最常接待的国家就是台湾,已经接待过 20 几个了,他们人都很好也一直邀请我来,所以这次就换我来拜访他们了。」Salva 答道。

曾经英文不流利的 Salva,用英文指导国中生话剧

Salva 从来没有来过台湾,但他在台湾却已经有了一大票的朋友正等着见他,抢着要带他出去玩,他烦恼的不是要住哪里或是要去哪里玩,他烦恼的是他的假期根本不够他去拜访所有想要邀请他的朋友们。

不过,Salva 还是决定在他满满的行程中,硬是塞进我们学校的活动,出发来台湾前,Salva 就先在网路上跟我讨论着他要分享的内容,也问了我许多有关学生的问题,让我感受到他对来学校这件事情非常的重视。

照往例,我带着 Salva 到班上去跟学生聊天,他介绍一些西班牙的文化,有名的东西,还有教学生一点西班牙文。下午,我则把他丢给一群正在排练英文话剧的学生,叫 Salva 当导演。过了几天那群学生还真的得了名次,我想那些评审一定想像不到,我们竟然可以找到一个西班牙人来帮这些国中生导这齣花木兰的话剧。

事实上,Salva 应该可以算是目前为止,我们带到学校的沙发客里,英文讲的最不流利的,他在巴塞隆纳的 30 年来其实几乎没有练习过英文,直到两年前,他开始接待沙发客,他发现他完全没办法跟客人们对话,只能在一旁傻笑,他才开始有意识地去使用英文。渐渐的,他开始可以跟沙发客们讲简单的对话,然后再渐渐的,终于可以自信的用英文聊天。两年后的现在,他在台湾的一间乡下国中里,用英文对着一群国中生介绍西班牙。

他英文不好,却用「这种语言」,结交了 200 个不同国家的朋

沟通的真诚往往胜过一口流利的英文

「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有站上讲台给学生上课的一天,而且竟然还是在一个亚洲太平洋上我从来没来过的小岛,用英文!」Salva 结束之后不断地说我们为他的人生开启了新的一页。

的确,学生们有时候会因为他的口音而听不懂他在说甚幺,当然学生的英文也常常让 Salva 听不懂。但我反而很期待这样子的状况,Salva 本身也经历过自己英文不好怎幺讲别人都听不懂的状况,所以他完全不会因为学生听不懂而感到不耐烦,他极度有耐心的用大量的肢体语言或是用不同的说法跟学生沟通,我甚至觉得他已经练就了一身就算你把他消音,光看他的表情和动作就可以大致理解他在说什幺了。而这正是我最希望学生们见识的东西,对我来说,这是远比学英文或是其他语言还要重要太多的能力。

他英文不好,却用「这种语言」,结交了 200 个不同国家的朋

沟通,是一种除了语言之外,还得加上音调、语助词、动作、表情等等一切的综合 ,一个人可以只用最简单的英文,加上表情让别人了解,甚至可以完全不用英文,只用嗯嗯啊啊之类的声音加上动作就表达出他想要干幺。相对之下,如果一个英文很好的人对上一个英文不太好的人,却坚持用极度流利、词藻优美的艰涩英文沟通,即使他讲的再好再正确, 只要对方听不懂,那他其实反而不如一个不会讲英文但很努力要跟对方沟通的人。

很多人很怕自己英文有奇怪的口音或是讲错会被笑,所以要嘛死都不讲,要嘛就是花一大堆的时间在模仿美国人或是英国人讲英文。但我会说,如果你们遇到一个会因为你英文讲得不好或是有台湾口音就嘲笑你的外国人,甚至是台湾人的话,真的没必要委屈自己跟那样的家伙做朋友。

当完小剧场的导演之后,Salva 又被一群一年级的学生们给拖去踢足球,我没办法到现场去看他们的情形,但是看到 Salva 下课后满身大汗的跑去买了好多点心来请学生吃,我相信他们应该「沟通」得非常成功。

他英文不好,却用「这种语言」,结交了 200 个不同国家的朋

延伸阅读:
「英文不好,你还是待在台湾吧」──谢谢呛你英文的「贵人」,十个英文学习技巧
一个语言不通的台湾女孩如何打败会说六种外语的人,在芬兰找到三份工作?

更多换日线好文:
语言,不见得有标準答案──在新加坡,学习跨文化沟通
旅居加国的北京 90 后女孩:用真诚跨越种族、地域的界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