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银行教父杜英宗,亲自解析「雅虎入主台湾龙头奇摩站」操盘史

2020-07-11 487人围观

投资银行教父杜英宗,亲自解析「雅虎入主台湾龙头奇摩站」操盘史

收购奇摩站是为了在两岸三地大中华网路市场铺路。华文入口网站市场是未来的主战场之一,台湾是进军大中华区的滩头堡,雅虎十分看重。

──雅虎创办人杨致远

偶然与巧合,人生的际遇有时难以意料。企业也一样,一个偶然,可能改写产业的版图。这就是雅虎(Yahoo)与奇摩这段天作姻缘的贴切描绘。

2000 年 11 月 9 日,当时全球最大入口网站雅虎宣布併购台湾最大的入口网站奇摩站,以 225 万普通股换取奇摩所有的股权和经营权。以宣布合併前一天雅虎 65 美元的股价换算,这笔交易约合新台币 46 亿 8000 万元(不含目标达成奖金)。这是雅虎在美国之外进行的第一桩併购案,震撼市场,也从此改写台湾网路产业的版图。「事实上我们原先并没有这样的规划,是偶然变成这样的状况,」奇摩所属的精诚资讯董事长黄宗仁表示,「世界上偶然的事情很多,你知道的反而不一定会这样发生,不知道的反而会发生。」

奇摩的诞生就是一个偶然。黄宗仁回忆,当初并不是为了进军入口网站市场而成立奇摩,而是由于精业(当时精诚的母公司,2007 年两家公司合併,精诚为存续公司)代理网景(Netscape)浏览器领航员(Navigator),为了区隔与微软浏览器探险家(Explorer)的差异,成立类似雅虎入口网站的奇摩站,让网友能够透过奇摩入口网站,获得更多内容,并提供完整会员服务,例如线上聊天室、免费电子邮件信箱等。因为奇摩将每个 Navigator 浏览器的首页均设定为奇摩,加上当时奇摩站执行长卢大为精準确实的执行力,最后让奇摩成为当时台湾第一大入口网站,台湾最早期以搜寻引擎模式切入市场的蕃薯藤(Yam.com)也因此被奇摩打败。

雅虎在 1998 年进入台湾市场,虽然是全球最大入口网站,但在台湾却排在奇摩、蕃薯藤与网路家庭(PChome)之后,因此有了併购想法。那时我在花旗所罗门美邦,花旗有人跟当时雅虎台湾总经理邹开莲熟识,因此来找我谈。我跟黄宗仁是多年老友,得知他正在思考奇摩的未来,于是我就帮忙牵线,促成这桩合併案。

2000 年 6 月双方开始谈。第一次见面在香港,在台湾见面怕会曝光,即便在香港,也不敢去五星级饭店,怕会遇到熟人,因此特别找一家四星级饭店见面开会。之后我也跟着黄宗仁一起去美国见雅虎创办人杨致远。双方陆续开了很多次会,但都没有结论。买家有意,但卖家还在犹豫,主要因为一手打造出台湾第一大入口网站的奇摩站执行长卢大为觉得还可以靠自己做下去。

不过卢大为的大老闆黄宗仁有不同的思维。一来黄宗仁认为奇摩在台湾的市占率已经到顶,再大也不过如此,长期而言必须跟全球接轨。二来网路泡沫化疑云似乎开始浮现,让他有不同的思考方向。事实上,奇摩在 1999 年 12 月自精诚独立出来成为独立公司,原本计画要去美国上市,但是 2000 年上半年,网路泡沫开始浮现。「网路新公司上市的市场在 6 月已经泡沫化了,所以事实上去上市的机会不高了。」黄宗仁回忆。

最后是一通关键性电话,敲定了这桩併购。当时黄宗仁在香港,接到雅虎亚洲区总经理周胜南的电话,告知雅虎愿意用 225 万股雅虎股票来买奇摩。黄宗仁当场说要再想一想,回到台北跟公司开会后,很快就决定卖了。

「我做事很乾脆,yes 就是 yes,no 就是 no,不卖我就是不要,225 万股是杨致远自己提的,我看看就接受了,就这样,」黄宗仁靠着直觉做出如此重大的一个决定,听来不免令人意外。「事实上我们并没有估价,因为我们不知道这样一个商业模式到底值多少钱。网路生意没有过去历史可以看,未来会变怎样,我们也没有完全把握。我曾用未来现金流贴现方式来估算奇摩的价值,但这里面假设太多了,连模型对不对都不知道。」在本梦比取代本益比的网路泡沫年代,哪家网路公司会成功,彷彿也得靠偶然的运气。

从黄宗仁身为最大投资者的角度来看,在营运充满不确定性的大环境中,把奇摩卖掉可能是个比较安全的做法。「雅虎当时是全球最大的入口网站,我想假设雅虎没价值,我们一定没价值,但相反就不一定,」黄宗仁表示这个决定背后一个很重要的出发点,就是为了创造股东价值。「没有什幺是不能卖的,如果在我手上值一块钱,在你手上却可以值两块钱,我一定会一块半就卖给你。」以投资闻名的黄宗仁,从管理资产组合的角度来看企业经营如何替股东与员工创造最大价值。

为了让这桩交易顺利成功,如何留任关键人物也是重点。我也协助奇摩几个核心主管跟雅虎协商,谈到很好的留任条件。「从当时的环境、条件或是公司发展的需求来看,这个决定现在看来还是正确的,因为不合併,奇摩不会更大,雅虎要进军台湾也不是那幺容易。这样的合作应该算是双赢。」原先一开始对併购仍或多或少存在不确定感的卢大为,日后接受媒体访问时做了以上的表示。他之后担任雅虎北亚区总监,一直待到 2005 年才离开。

我还记得合併记者会那天的场景。远企饭店地下一楼的会议厅挤满大批媒体,一种期待有件惊天动地大事即将发生的兴奋感蔓延在空气中。下午 4 点多,杨致远与黄宗仁分别带领雅虎与奇摩的团队鱼贯走上舞台。当杨致远一宣布,一时之间现场镁光灯四闪,负责 SNG 直播的电视记者,全都拿起準备好的稿子开始转播。

「收购奇摩站是为了在两岸三地大中华网路市场铺路。华文入口网站市场是未来的主战场之一,台湾是进军大中华区的滩头堡,雅虎十分看重。」没打领带轻装便服的杨致远,手上拿着可口可乐,以美国硅谷网路创业家一贯的悠闲气度回答记者的提问。「台湾在大中华地区,不论是内容製作还是电子商务都很有发展潜力,奇摩的经营团队可以协助雅虎拓展大中华市场。」黄宗仁也指出奇摩与雅虎一个有本土化经验、一个有全球化的优势,互利互补,合併后更能立足台湾,放眼大陆。

当天晚上我们还去知名夜店办庆功宴,大家情绪都很高涨,对未来充满希望。隔天《华尔街日报》也对此有大篇幅报导,还上了头版摘要,是我在台湾做的第一个上《华尔街日报》头版的併购案。

推荐文章